欢迎来到瑞图图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瑞图图书 > 网游 > 全面攻略 > 第五百零五章 山海可平否?

第五百零五章 山海可平否?

    歌思雅,一个精灵般的女孩。

    在最近十多年里,这个名字已经很少被卡列尔主动提起了。

    曾经的卡列尔,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妹狂魔。

    不仅宠,他还喜欢炫。

    因为歌思雅真的太完美了。

    人长得漂亮不说,性格还乖巧,天赋也丝毫不输于他这个当哥哥的,甚至单轮修炼速度,歌思雅比他还快些。

    卡列尔一直都以有歌思雅这样一个妹妹而骄傲。

    他的生活每天就是吃饭,睡觉,修炼,然后炫妹…

    简单而幸福。

    每次一看到秦扬和星野火他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卡列尔就会感到非常满足。

    直到二十年前,他们被教皇的人追杀,一个小团队因此分崩离析。

    他们五个人,去了4个不同的地方。

    那是卡列尔人生中过得最艰难的一段日子,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家破人亡。

    而且,他并没有时间去调整自己的情绪和状态。

    那天过后,老德克直接把他送上了监狱岛。

    成为典狱长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监狱岛是独立在体系之外的一个势力,对于教会而言,它更像一个小型的附属国,拥有极大程度上的独裁权,只要典狱长愿意,甚至可以自行修改岛上的赋税和律法。

    老德克当时的人脉那么广,都能撼动教皇的意志了,但却依旧没办法直接将卡列尔塞到监狱岛的重要位置上——如果这么做,卡列尔便会永远失去接任典狱长的资格。

    当时已经年迈的老典狱长,生平最痛恨的便是裙带关系。

    老德克的面子他不会不给,但给得也十分有限。

    你要弄个人进来混日子没问题,但想要拥有实权…

    很抱歉,没门。

    事实上,老典狱长那时的性格是有些偏执的。

    这为老人家,经历过三百年前的秩序之战,可以说是玛拉教会正儿八经的开国元老了,论辈分,哪怕是现任教皇克劳伦,在他眼里也和小孩子没什么区别。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孩子,上任没多久便展露出了极大的野心。

    克劳伦不停地往监狱里塞人,恨不得把整座岛变成他自己的私人势力。

    这严重违背的了监狱岛成立的初衷。

    从本质上来讲,监狱岛、圣众议会、执法局、审判庭、军事中心…等等机构,之所以要独立管理,就是为了避免出现专主独裁的局面。

    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屠龙勇士变成恶龙的故事屡见不鲜。

    一旦把所有权力都交到一个人手上,很难保证他不会为了一己私利,从而做出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权力所带来的诱惑更大了,上个时代的国首,几乎人人都做着想一统蓝星的美梦。

    而蓝星刚刚经历过大战,顶层文明都因此出现了断层,绝不能再发生任何内战,否者这颗星球真就要易主了。

    老典狱长自然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尽管克劳伦的手越伸越长,但他依旧没有半点让步,监狱岛的兵权始终都掌握在自己人手中。

    可是,这样的日子委实过得有些憋屈。

    因为那位聪明的教皇,送来的人都非常有能力。

    你用他们吧,又放不下心,不用他们吧,又觉得有点可惜…

    那段时间,老典狱长可谓是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那些了解内情的人,倒是能够理解他为什么放着人才不用,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则根本看不清这件事的本质,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在私下议论,老典狱长是不是被权力腐蚀了,不然怎么老是任人唯亲,舍不得放权呢?

    流言是可怕的,尤其是在有心人的操纵之下。

    如果让这种舆论持续发酵下去,老典狱长倒台便是迟早的事情了。

    这就是克劳伦的手段。

    教皇这个身份压不住你,那就用你们监狱岛自己的民心来压你。

    老典狱长自然明白克劳伦的用意,可又实在没办法,他那见到关系户就想上去给对方两个大耳刮子的性格,便是这样被逼出来的。

    不论是狱卒还是狱官,长期呆在岛上都会觉得闷烦,他们不可能在这个远离城市繁华的地方干一辈子,而监狱岛上的人口基数总共又只有那么多,还远远达不到自给自足的程度,必须得定期从外面招人,可这招来的人吧,老典狱长看谁都觉得可疑…

    他已经快被克劳伦给逼疯了。

    这个时候,老典狱长才想起,两年前老德克送了一个年轻人过来。

    后者和教皇之间恩怨他是清楚的,不过当时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这位老典狱长眼中,外面就算闹翻天了也跟他没多大关系,他不想让监狱岛牵扯进这些政治事件当中,然而,时间过去两年,他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

    除了卡列尔,老典狱长无人可用了。

    信任的人扶不起来,有能力的人又信不过。

    于是,卡列尔成为了老典狱长的重点关照对象。

    而在这期间,由于他态度过于明显,导致卡列尔三番五次遭到了暗杀。

    一开始还好,都是些小动作,对方似乎是想让卡列尔死于某种“意外”,可在卡列尔接连识破这些小把戏之后,他们终于按耐不住了,竟直接在晚上让一名狱官亲自对还是狱卒的卡列尔动手!

    那可是五阶啊!

    然而,那名狱官没想到,卡列尔也是五阶。

    这个家伙一直都在故意隐藏实力!

    而那狱官更没想到的是,不仅卡列尔是五阶,卡列尔那精灵般美丽的小女友也是五阶!

    他这一进门,等于直接踏入了鬼门关!

    这个被误认为是卡列尔女朋友的漂亮少女,正是为了卡列尔辍学来到监狱岛的歌思雅!

    卡列尔来了监狱岛两年,歌思雅便陪了他两年!

    在最初登岛的那段日子里,卡列尔每天沉浸在失去队友的悲痛之中,还要面对监狱对新人狱卒的魔鬼训练,如果不是歌思雅及时出现,他真的未必能够挺得过去,至少,他绝不可能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便从四阶中级突破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

    卡列尔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歌思雅也同样不好受。

    监狱岛上的小镇,有许多居民都是曾经刑满释放的罪犯,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和外界脱节了,所以索性在这座岛上定居了下来,这之中大部分人都已经被监狱教育得服服帖帖,改邪归正了,但也有一小部分人,依旧贼心不死。

    以歌思雅的美貌,自然会引起这些人的觊觎,卡列尔为此没少跟这些“居民”打架,然后将他们重新送回监狱,并亲自进行照顾。

    就这样,两兄妹在监狱岛上互相扶持,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两年。

    而那闯入他们房子意图行凶的狱官,结果自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件事,也彻底激怒了老典狱长。

    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这狱官是谁派来的。

    忍气吞声了两年多,老典狱长这一怒,监狱岛可就血流成河了。

    当天晚上,有一百四十六名狱官,于夜间进行疲劳训练,他们在精神恍惚之下,错把队友当成了敌人,因互相射击而集体丧生!

    卡列尔第二天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笑死在街上。

    而跟在他身旁的歌思雅,看见哥哥笑了,她也笑了。

    两年了,这是歌思雅第一次看见哥哥笑得像从前那样开心。

    他们都知道,监狱岛的苦日子,已经算是彻底熬过去了。

    老典狱长一晚格杀146名骑士,无疑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教皇为谋上位,公然残害同胞,已是触及到了他的底线,他断然没有再心慈手软的道理。

    以杀止杀,这是对付异族人的手段,现在却被老典狱长用来对付教皇,可见前者的决心有多强烈。

    从今往后,等待卡列尔的,将是一条扶摇直上的通天大道。

    若非出现天大的意外,否则典狱长这个位置,定然是非卡列尔莫属了。

    卡列尔自己肯定是清楚这一点,歌思雅同样也清楚这一点。

    他们都是聪明人,而且又是亲兄妹,这点小小的默契还是有的。

    于是,两个人在街上笑着,笑着笑着便对视到了一起。

    这下子可就尴尬了。

    因为不知想到了什么,歌思雅竟然脸红了。

    妹妹一脸红,哥哥便看呆了。

    空气突然凝固!

    一种绝不应该出现他们两个之间的“暧昧”气氛逐渐扩散开来!

    “那个…歌思雅,你该回去看看爸妈了。”卡列尔率先开口打破沉默,随便找了个借口让妹妹离开监狱岛,他知道,再这样呆下去,极有可能会出大问题!

    他发现自己好像对妹妹有了一丝非常危险的想法!

    卡列尔的反应已经足够迅速了,几乎瞬间便在心底掐灭了这个苗头。

    可惜,依旧是为时已晚了。

    他的确是刚刚才对歌思雅有了那种情愫不错,可歌思雅对他这个哥哥的情愫,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是从未往这方面联想过的卡列尔没有发现罢了。

    “我不会走的。”生性乖巧的歌思雅,一反常态的表现出了不可撼动的坚定。

    一如她当初不顾父母的反对,独自一人不远千里漂洋过海赶来监狱岛。

    卡列尔喜欢找小姑娘玩的习惯便是在那时候养成的。

    这家伙当时急眼了,可又劝不动歌思雅,只能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个好男人。

    整整一年,卡列尔晚上都没有在家里住过——为此,典狱长大人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都交代在了某个身经百战的姑娘身上。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歌思雅的决心。

    越是性子乖巧的人,坚定起来就越难以动摇。

    卡列尔的手段愈发激烈。

    他最后甚至故意找人拍了自己和姑娘们玩耍的照片,发到歌思雅的手机上。

    那天晚上,歌思雅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清晨,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监狱岛了。

    歌思雅其实不想走,但她更不想看到哥哥再这样糟践自己了。

    “再见,哥哥。”

    她给卡列尔发了一条短信,同时买好了去奥德教会的船票。

    这时候,在外面折腾了一晚上的卡列尔回到家,看见空空如也的房间,心里忽然像被刀割一样疼。

    这一刻,卡列尔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转身便跑了出去,连房门都忘了关!

    卡列尔先去了机场,后去了海边,最后终于在歌思雅准备登船的时候将对方拦了下来!

    他冲上去便抱住了这个让人心疼的姑娘!

    歌思雅身子颤了颤,随后不顾周围错愕的眼光,踮起脚吻住了卡列尔!

    这一刻,卡列尔听到自己骨头碎掉的声音。

    歌思雅最后还是走了。

    她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但她得为哥哥着想。

    一名未来的典狱长身上可不能出现这种人生污点。

    随着卡列尔越来越出名,监狱岛上许多人都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虽然平时经常有关系好的朋友调侃他们,说你们这对亲兄妹,都成年了,怎么还住在一起?

    话是这样讲没错,但没有谁会把这种事情当真。

    毕竟这是现实,又不是。

    然而,他们还不知道,现实往往比更离谱。

    歌思雅这一吻,差点没把众人的眼珠子都惊得掉下来!

    她如果继续呆下去,天知道事情会发酵成什么样子。

    所以歌思雅必须走,这就是她冲动那一下的代价。

    不过,歌思雅并不后悔,她知道,哥哥已经开始逐渐接受自己了。

    歌思雅坐着游轮去奥德教会旅游了一圈,又回家看了下父母,随后便来到这个陌生的小镇上定居,歌思雅觉得,这样哥哥心里应该能放得更开一些。

    而此时,这位精灵一般的姑娘正坐在窗边的桌子旁,认真的拼装一个机甲模型。

    这是她专门按照魔神机甲的样子定做的。

    在卡列尔不在的日子里,歌思雅总喜欢捣鼓这些小物件,她卧室的柜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机甲,若是拍两张照片放到网上,恐怕没人会相信这房间的主人,是一名实力丝毫不弱于典狱长大人的女骑士。

    “叮咚——!”

    这时候,门铃响了。

    歌思雅清澈的眸子就像晨间的湖水,一下泛起了亮光。

    她眼中闪过一抹灵动的狡黠之色,轻轻拉开窗户,直接飞了出去,悄悄绕到门口,然后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卡列尔,“哥哥,我想你了。”

    卡列尔身子一僵。

    以他的修为,其实完全能够发现歌思雅的,可很明显,他刚才是有些心不在焉了。

    时至今日,卡列尔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和歌思雅之间的关系了。

    他承认对歌思雅的感情,可是,那一层关系,就像是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卡列尔看不到任何逾越的希望。

    所爱隔山海,山海…可平否?

    ……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