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瑞图图书,一秒记住我们的网站地址

瑞图图书 > 都市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催眠的琴声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催眠的琴声

    琼花端了甜品进来,见史芃芃坐在椅子上发呆,以为她还在为被皇帝踢了一脚而伤心,温声劝道:“娘娘,别想了,金钏儿姐姐特意做了甜疙瘩汤,说娘娘在家最爱吃这个。”

    史芃芃接过来,舀了一勺送进嘴里,这是她打小爱吃的食物,以前是柳妈妈做,后来金钏儿也学会了,时不时做给她吃,每次吃到甜疙瘩汤,都让她想起在西北的日子,天寒地冻的节令,热闹非凡的驿站,天南地北的旅人,各种新奇的见闻,耳旁充斥着不同口音的喧哗,其中以娘亲史莺莺的嗓门最为清脆,而她爹杜将军则沉默的围着娘亲打转转。

    她总是远远的看着,看到爹娘偶尔交错的眼神里,透着浓浓的爱意,后来她知道,那就是幸福。她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像爹娘一样幸福,有个疼她爱她的夫君,不需要多缠绵,只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感到踏实。

    可现实……总归不那么尽如人意,让她罚站,守夜也就算了,现在都动上手了。

    她倒也不为这个伤心难过,就是觉得有点困惑,守夜那天,她就察觉墨容麟似乎有些怕她,后来想想,大概是那天时间太晚,她精神不济,想多了,高高在上的皇帝怎么可能怕她?可刚才,她好心要去扶他,分明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慌……因为害怕,所以才会情急之下一脚踹出来,这是人在惊慌失措下做出的下意识动作。

    那么问题来了,掌握天下生杀大权的墨容麟为什么要怕她?

    见她久久不说话,琼花担心的叫了她一声,“娘娘?”

    史芃芃回过神来,对她安抚的笑笑,“本宫没事,你下去吧。”如果能搞清墨容麟为什么怕她,或许她就能翻盘了。

    ——

    史芃芃陷入沉思的时侯,墨容麟也在发呆,明明答应了贾澜清要与史芃芃相敬如宾,却把她给踢了。

    四喜悄悄走进来,“皇上。”

    “怎么样?”

    四喜拿手比了比,“娘娘后腰上有这么大一块淤青。”

    “她一定骂朕了。”

    “没有,娘娘说不碍事,就当是撞在桌子角了。”

    墨容麟默了一下,“算她识趣。”

    四喜想起外头的风言风雨,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皇帝,“皇上要打罚谁,自是没人敢嚼舌头,只是那位毕竟是皇后娘娘……”

    墨容麟闷闷的,“朕不是故意的,她想碰朕,朕才踢她的。”

    四喜这才明白过来,担忧的道:“三位小主进了宫,皇上还是没有……”

    墨容麟眼神定了一下,“今晚召杨贵人过来。”

    “是,奴才遵旨。”

    杨贵人出身礼乐世家,弹得一手好琴,但是她没想到传旨的小公公让她把琴也带上,她有些纳闷,难道皇上睡觉前还要听她弹奏一曲不成?

    到了承德殿,她跪在金砖上,烛光摇曳,地上的影子不时拉长缩短的变幻着,她盯着前方最深浓的地方,那是皇帝的影子。

    “免礼。”墨容麟说,“抬起头来。”

    一张粉脸缓缓抬起来,艳若桃李,但墨容麟心里毫无波澜,他毕竟不是肤浅的人,空有皮囊的美人对他来说也就只是张皮囊。

    不过他还是显出温和的样子,“听说你琴弹得好,给朕弹一曲吧。”

    杨贵人白天见到了墨容麟发怒的样子,来的时侯心里一直打鼓,生怕自己不懂规矩会惹怒皇帝,可现在皇帝对她笑,她又受惊若宠,觉得肯定是皇后太讨厌,皇帝才忍不住要踢她,皇上不发火的时侯真的很亲切啊,她都要感动了。

    她决心要好好表现一下,让皇上知道她的心意。

    琴已经在几上摆好了,她正要过去,听到墨容麟说,“把风褛脱了。”

    晋王一直说看到女人柔弱无骨的样子就会想狠狠欺负,到目前为止,他见过两个女人穿寝衣的样子,但还没找到想欺负她们的感觉。

    杨贵人的脸沁得要滴出血来,羞涩的除下风褛,边上的小太监接过来,远远的退开了去。

    风褛下依旧是单薄的身子,看起来确实柔弱无骨,但他的内心像波澜不惊的湖面,只觉得这样的身子骨若是生了病,好起来会比一般人慢些。

    他想起那天晚上史芃芃过来守夜是穿着外袍的,不知道她脱了外袍是不是也这么单薄……

    琴声一响,他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昏了头,好端端的想那个商家女做什么?

    杨贵人的琴是真弹得好,样子也很怡人,微微低头,烛光映着半边脸,长睫低垂,纤纤玉指拔弄着琴弦,琴声如泉,行云流水般从指间倾泻出来,响在殿宇里。\0

    墨容麟半歪着,先还欣赏美人抚琴,后来觉得闭上眼睛更能体会曲子的意境,便阖上了眼皮,果然,那琴声如淡淡月光,如潺潺流水,如高山瀑布,如玉珠落盘,如风吹过田野,如恋人窃窃私语……

    杨贵人满怀激情的弹完一曲,手指轻轻定住还在微颤的琴弦,远处站着的奴才们也都听得如痴如醉,待回过神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歪在床榻上的墨容麟。

    墨容麟对此一无所知,他睡得很熟,响起了极轻的鼻鼾声。

    杨贵人,“……”

    她无助的望向王长良,谁来告诉她,她该怎么办?

    王长良是个老好人,倒底不忍心,走到龙床前,轻轻叫墨容麟,“皇上,皇上……”

    墨容麟不耐烦的翻转身子,面向墙壁,留了个背影给他。

    王长良没办法,只好请杨贵人先行回去。

    “小主的琴弹得太好了,皇上睡得很香,夜深了,小主先回去歇着,明日听赏吧。”

    杨贵人,“……”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觉得有点憋屈,她是来侍寝的,不是来哄皇上睡觉的啊……

    第二天一大早,皇帝的赏赐下来了,和刘贵人的相差无几,四喜长长的一串名单念完,不等杨贵人发问,自行把她带到一边,“奴才知道小主要问什么,昨晚皇上听着曲就睡着了,可皇上顾全小主的脸面,所以叫记档了,这是皇上对小主的厚爱。”

    杨贵人忙又谢了恩,心里却是惘惘的,没侍寝却记了档,她还得谢恩,这事是不是有点不对……

    昨天的票数可以加更喽。

    稍后还有一章。

    无错,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内容、均由收集自网络,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处理.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